原標題:《“錯換人生28年”患癌小夥病情惡化,公開發“絕筆信”》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趙丹/文 視頻 受訪者供圖

  正在杭州治療的“錯換人生28年”患癌小夥姚策發出“絕筆信”。他在信中稱,近來因癌細胞擴散身體痛感加劇,家中一直揹負沉重的治療壓力,最新得知“醫院同意最多不超過六十萬的賠償”深受打擊。

  今年4月,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媽媽許敏想要“割肝救子”,意外發現姚策並非親生。因醫院工作失誤,將同產房杜新枝、許敏的孩子抱錯,姚策與郭威的人生就此錯換。

  今年9月,“錯換人生28年”案在河南開封一審二次開庭,涉事醫院先行賠付10萬元。目前該案尚未判決。

  患癌小夥病情惡化,病牀上寫下“絕筆信”

  “錯換人生28年”患癌當事人姚策近來一直在杭州治療。他瘦至58公斤,身體痛感加劇,在病牀下寫下“絕筆信”。

  11月25日,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從其家屬處獲取這封姚策親筆信。他在信中寫下自己的病情現狀,以及家中為其治病揹負的壓力,最新得知“醫院同意最多不超過六十萬的賠償”感到深受打擊。

  據其家屬透露,姚策因病情變化從上海轉到杭州治療,“由於其體內的癌細胞已經擴散,醫生告訴他已經無法換肝。只能保守治療。”

  姚策現在疼痛非常強烈,止疼藥已經沒有任何效果了,每天都要靠注射大劑量的嗎啡來緩解疼痛。

  “現在他從病牀到洗手間都已經走不動了。不管吃飯或者喝水都會疼,每天上午輸液到下午五六點,疼得吃不下任何東西,也疼的下不了牀。有時候疼的在牀上趴着、頂着,痛苦的呻吟不斷,看着讓人非常的揪心。”

  身體狀況以及家人為其揹負的治療壓力,尤其是得知涉事醫院最新反饋的調解意見,令姚策感到不安、憤怒。

  姚策在“絕筆信”中提到,“開封鼓樓區人民法院反饋回來醫院的調解意見,最多不超過五六十萬,這是醫院的底線!我們兩個家庭六口人遭受了錯換人生28年的巨大傷害,也讓我年僅28歲罹患肝癌,卻只賠償這點錢而且還附帶條件醫院無過錯!”

  姚策代理律師周兆成介紹,他了解到目前姚策的治療費用都是依靠公益平台的募捐,姚策的愛人沒有工作,全職照顧姚策。所以目前姚策家生活壓力非常大。

  “上次姚策去開封參加完庭審去了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姚策得到院方的承諾一定會幫助自己。但是,現在過了兩個月,醫院這個方案令姚策感到憤怒,所以才寫了這封《絕筆信》。”

  涉事醫院先行賠付10萬元,案件尚未判決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此前連續追蹤報道,今年28歲的江西青年姚策查出患癌,母親許敏決定“割肝救子”,意外發現姚策並非是她的親生兒子,懷疑在當年生產的河南大學淮河醫院抱錯了孩子。一段充滿疑雲的“錯換人生28年”的故事就此浮出水面。姚策和親生父母遂起訴涉事醫院。

  當事人準備的《民事起訴狀》顯示,訴訟請求法院判決河南大學淮河醫院支付姚策和親生父母郭希寬、杜新枝精神損害賠償金 180 萬元,尋親路費 1193.5元,支付郭希寬誤工費 11946元。此外,訴訟還請求法院判決河南大學淮河醫院支付姚策醫療費、誤工費、營養費等共 916947.81元。兩個訴訟請求共計約 273萬元。

  今年9月11日,“錯換人生28年案”以侵權責任糾紛為案由在河南省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9月25日上午,該案一審二次開庭審理,未當庭宣判。姚策希望法院考慮自己急需醫療費以及無力支付醫療費用的情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六條之規定,申請法院裁定先予執行,責令被告先行支付自己的醫療費用 36萬餘元。此項申請已獲法院支持,被告河南大學淮河醫院當庭給予姚策10萬元執行款項支票。

  11月25日,姚策代理律師周兆成表示,現在姚策的病情如此危急,希望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法院能夠早日宣判;同時,也希望河南大學淮河醫院能夠積極踐行“早前的承諾”,利用自身醫療機構的優勢資源對姚策進行後續的幫助,在法院判決之後,如果姚策治療費用不足,也請早日啓動醫院公益基金進行幫扶。

  “我真的不甘心,我想活下去,我想我的孩子能好好的成長,我想我二邊的父母能安享晚年,我想與我的妻子能夠攜手到老。可是這一切卻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夢,讓我黯然神傷。”姚策説。